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信息公告

外围投注平台

九百多年来最潇洒的灵魂 如何用两个字概括苏东坡?
    来源:UCMS站群1组发布      发布时间:[2020-10-14]     点击次数:  316     字体大小[ ]

今年恰逢故宫600周年,故宫博物院推出了一系列展览。

其中“故宫博物院藏苏轼题材书画特展——”在文华堂展出。

在专题展览的最后一个单元“人间味是一种快感”,展览向我们展示了苏轼的生活情趣和生活态度。

一方面,他的魅力来自他辉煌的——首诗、绘画和书法。另一方面,来自他心胸宽广的天性。苏轼的人生道路是崎岖而不是平坦的。钱穆说苏轼一生从未在政治上沾沾自喜,一生都在落魄,诗中曲折。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个性更大。

《苏轼传》年,林语堂不遗余力地赞美“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,一个伟大的人文主义者……”“他具有多面天才的丰富性、变化性和幽默性,他的智力是优秀的,但他的内心却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”。

苏轼的才华和气质吸引并影响了中国几代学者。但是,我们不禁要问,这样一个豁达的人,精神支点在哪里?

北京大学哲学教授朱良志在他的新书《一花一世界》中用这两个词来概括他的——“不归”。他不是从外在的追求中得到的,发现了生命的天然力量,扭转了生命的漂泊状态,重视眼前的生命体验。

《庐山真面目》

——“不归”的本质是什么?

01

“看着山脊的一边变成一座山峰,远处崎岖不平,与众不同。我不知道庐山的真面目,但我只在这座山上。”。

一首《题西林壁》的诗,堪称中国人的启蒙诗。翻看任何《诗歌必备70首》,这首诗肯定有一席之地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首脍炙人口的诗,你真的懂了吗?

庐山的面貌会因为观者目的的不同而改变。从另一个角度,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美。有些人可能会这样解读这首诗。

诚然,从字面上看,这首诗有这样的含义。但如果只探索这一步,可能会错过这首诗所蕴含的丰富意蕴和诗意遗憾。

其实这首诗的关键词不是“看”。“横着看”还是“竖着看”,无论视角如何变化,都只是在做“看”。“见”只是手段,“识庐山真面目”才是真正的目的。

这首诗给我们呈现了一对矛盾,即观点和工具的存在,生命真理的出现。

当游客欣赏庐山时,游客吸收的不是山的本来面目,而是一种工具性的存在。我们在判断山是高是矮,是远是近的时候,都是在遵循社会形成的知识体系和审美标准。我们看到的庐山,其实是经过现实社会的知识审美体系的规训之后的工具。

在苏轼的“不归”思想中,“归”其实是对某一群体的回归,是一种外在尺度。而“不归”就是脱离这样的束缚和反差,回归到自己和每一个活着的个体的本来面目。

然而,要脱离这种束缚并不容易。“只在此山”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庐山的真面目,为什么我们很难活出最简单的自己。

西方哲学家曾经说过,人是社会的动物。我们不能停止与外界打交道。但也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被外部世界的规模所困。这些尺度可能是外界给我们的知识结构和审美尺度;可能是社会价值取向对我们个人意志的影响。

我们在社会上学会了这些尺度;在生活中,我们以这种尺度审视事物;不断的考察加深了我们对这个尺度的理解和印象。

在这种互惠关系的制约下,“庐山真面目”难以显现。我们审视它,解释它,但它不是庐山真面目,只是知识美学反映出来的假象。

洞的著名比喻

祝枝山在《书东坡记游卷》年记录了一则关于苏轼的轶事。苏轼第一次游览庐山,被美妙的景色所震撼。他原本只想欣赏风景,不打算写诗。但是山上的僧人和游客都认可他,知道他的才华和文笔。不知不觉,他做了两首绝句。

这两首诗,结尾都很相似:——“认识庐山,他是异乡人”和“现在不是梦,真的是庐山”。所谓“若如庐山”“真如庐山”,都是对“庐山真面目”问题的回答。这里强调的不是外在的认同和审美,而是真理的恢复。

然而,这是什么“道理”?我们或许可以从苏轼的另一篇文章《观妙堂记》来解读。

也许你会忍不住问那边的“苗”?这篇文章以“没有绝妙的办法”结尾。所谓“妙道”,其实是指我抽象的精神主体和我的终极价值尺度,比如宗教领域的佛教和基督。而“没有妙道”,说明“妙”并不包含在一个外在的绝对的精神本体论中,或者依附于某一个观点。”“精彩”其实是当下直接的人生体验。

苏轼在《观妙堂记》中指出,在“对错、行走、坐卧、吃喝”中,“有了一切美好的东西,一切都是现在以前的”。“不归”被苏轼视为人生无障碍的存在境界。当这种境界走到尽头,就要把他律归于自律,把群体归于自我,把对遥远“道”的追求归于真实“自我”的表象。

“那边没有竹柏”“那边有点空”

——我们如何让“真理”变得明亮?

02

苏轼的“不归”之道,不仅阐释了人与物最本真最纯粹的开始“真实”,还蕴含着使真实“明亮”的思想,即我们依附“真实”的方法和途径。

事实上,“真理”永远存在于人和事物之中。但我们往往很难看出其中的含义。这是因为这个“真相”被遮蔽了。真相被掩盖了,因为我们把一切都当成了欣赏的工具。

我们看风景的时候,希望把它带入一定的审美尺度,让它契合我们的欲望,同时让我们的判断得到一定知识谱系的认可。

我和事物之间有一种工具感,有明确的支撑边界。事物的真相被这种工具感遮蔽了。

想要这个真理出现,只能消除“我”与世界的界限,达到天人合一。这让“真相”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苏轼《记承天寺夜游》记录了一次夜游。

Genpox,六年十月十二日的晚上,脱了衣服睡觉,正好看见门上的月光,高兴的起床散步。想到没有和我一起玩的人,我去了天坛寺找张怀民。人们没有睡觉,我们一起在院子里散步。庭院下,积水若清,水中水藻杂草交错,竹柏影遮。哪个夜晚没有月光?那边没有竹子?只是缺少像我们这样如此自由的人。

“没有月亮的时候,那边就没有竹柏”,这个问题发人深省。其实每个夜晚,每个月,到处都是竹柏,人人都有,只是缺的是人心的“闲”。

人在被物欲吞噬的时候,内心纠结着葛藤,内心的灵藏在默默无闻中,好月好影只能遗憾地错过。如果外部的约束能够被去除,“真理”的世界就会开放。

苏轼“夜无月,无竹柏”的思想也成为传统艺术中影响深远的观点。

“吴中四大才子”之一的文徵明在他的画作《中庭步月图》中描绘了一个月夜,他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喝酒的场景。

“人千年,月犹过去,酒宴前客。但此时似乎并没有明月这回事。”他在画中这样描述,最后借用了苏轼的一句话——“东坡云:黄昏无月,那里无竹柏影,吾辈无闲。”

在知识、好恶、目标的选择上,人变得缓慢而麻木。“真相”似乎被乌云遮住了。然而,文徵明和他的弗雷德

“只有河上的微风和山间的明月”

——什么是永恒?

03

苏轼《不归》受经典《楞严经》影响。

《楞严经》记录了佛陀和波斯国王的一段对话。国王对佛多愁善感的时候,时间流逝,人物变化。我深深觉得一切都和自己的样子一样。年轻的时候很美很美,现在老了,只有鹤和皱纹。这种变化让他感到难过。

佛陀向波斯国王展示了他面前的恒河水。告诉他,恒河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是一样的。即使你的外表变了,但你的精神气质没有变。有一个稳定的工具,就是一个没有生与死的世界。

其实在中国文化中,我们也有这样的讨论。比如俗话说“青山不老,绿水不止”,还有张在《春江花月夜》中写的“生生不息,河水年年相似”。这些都是超越生死的境界,都是稳定的东西。

苏轼的思想受到《楞严经》的影响,“变与稳”、“永恒”等话题都成为他“不归”的重要部门。

苏轼的名篇—— 《赤壁赋》论述了“变与稳”的哲学。

《前赤壁赋》从七月的水面,他和朋友们一起在海浪中漫步。“穿越千年,在天空之上。长期,长期,长期”,晚上划船应该很好玩,但悲伤的曲调从河中升起,涌入游客的心中。

《客》在萧的声音中叙述了英雄、历史悲悼和力度与细节的差异。“凭吊一生,瞻仰长江无限”,在客人看来,名望最终会在历史时空中消失,衡量毫无意义,价值的终极尺度似乎也不存在。人在短暂的生命中没有寄托。

当“紫苏”回答时,她与“改变”争论。事实上,在这两部赋作的时间进程中,也有一个“变化”的节奏:

《前赤壁赋》描绘的是初秋长江的丰满和喧嚣,而《后赤壁赋》,时间移到了深秋和初冬,又恢复了平静和顺畅。苏轼多愁善感:“日月几何已用,山川不能重认。”这是时空变化节奏的结果。

“死者是这样的,但他们从来没有去过那里;盈与亏是一样的,死是不一样的。盖必见其变者,则天地一时不见;从它的稳定性来看,事情和我没完没了,何必羡慕呢?”

这是苏轼论辩“变”这个命题时最经典的一段话。但是,苏轼在这里争论的不是“变与稳”的辩证思维,而是苏轼真正想说的“目无”。

超越了秘密运动的变化,超越了产生和变质的节奏,超越了变化带来的名利和大小的考量。最终,我们要追求的是“死无尽头的消长”的永恒。

“但是河上的微风,山上的明月。耳朵听到声音,但眼睛看到颜色。没有禁止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主无止境的隐藏,我和儿子是兼容的。”这就是苏轼“瞬间永恒”禅定的安慰和当下的妙悟。天地间,物有所主。我成了这个世界的“主人”,我适合这个世界,获得了永恒。

在苏轼看来,这个世界越来越糟糕。从事物的角度来看,到处都在变化。要想获得洞察力,就必须超然于变化之外,这样真理才能出现在你的眼前。

今天的运动

苏轼最让人感动的一点是什么?如果用几句话概括他,你会怎么形容他?分享你在信息区的见解。小北将挑选两位幸运的读者呈现今天的主题曲《一花一世界》,引领他追寻存在的价值,探索人生的智慧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十大外围投注平台-外围投注官网  外围投注平台-登录首页  外围投注-十大外围投注平台  外围投注-外围投注平台-外围投注网站  亚博正式官网